<rp id="nzrhy"><acronym id="nzrhy"><input id="nzrhy"></input></acronym></rp>
        <s id="nzrhy"><object id="nzrhy"><cite id="nzrhy"></cite></object></s>
          1. <em id="nzrhy"></em>

            <th id="nzrhy"><track id="nzrhy"><dl id="nzrhy"></dl></track></th>
          2. <nobr id="nzrhy"><tr id="nzrhy"></tr></nobr>

              <tbody id="nzrhy"></tbody>
              <legend id="nzrhy"><center id="nzrhy"><dl id="nzrhy"></dl></center></legend>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北方企業新聞網> 維權時空>正文內容
              • 28年在崗員工工資緣何被停發?養老金緣何無處領?
              • 2021年05月02日 來源:中國網

              提要:北京社保部門表示,人事檔案作為記錄一個人的主要經歷,在個人轉正定級、工資發放、職稱申報等方面,具有無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應隨時伴隨本人終生。

              李 輝

              五一國際勞動節,是世界上80多個國家的全國性節日,是全世界勞動人民共同擁有的節日。

              而在全球歡慶的2021年五一節期間,作為1982年22歲大學畢業就參加工作至今工齡已達38年的勞動者,今年已61歲的北京煤炭設計研究院(簡稱設計院)退休員工金滿山卻滿腹冤屈地向媒體投訴反映:由于他所在單位研究院(該院系煤炭工業部規劃設計總院變更而成)領導對他打擊報復,先是從1992年10月至1999年2月停發了他7年的工資,后又于1999年3月1日按自動離職處理,違法解除其與設計院的勞動關系,隨后僅僅過了3天他的檔案也被設計院擅自轉至北京市西城區勞動局,致使他作為職工的勞動保障權益被非法剝奪,截至2020年2月(退休),金滿山長達近28年(含前7年)的在崗工資被無限期停發,長達38年的參加工作工齡被“清零”,退休后至今1年多的養老金也無著落,全家生活陷入窘境。

              為此,作為設計院正式員工和工會會員,金滿山近期分別到國家和北京各級工會組織、信訪部門和國資主管等單位上訪投訴奔走呼吁,懇請上級有關部門能對他反應的情況予以調查核實,依據《勞動法》、《工會法》、國務院有關條例及規定等相關法規,敦促有關部門撤銷對他所謂“自動離職”的錯誤決定,糾正他的檔案被轉出的錯誤做法,將檔案轉回他原所在單位設計院,并解決其在崗工資、工齡和退休金等相關問題,以維護單位職工和工會會員的合法勞動保障權益,使他的家庭走出絕境。

              金滿山向媒體的具體反映如下:

              金滿山1999年被設計院無故按自動離職處理,檔案被擅自違規違法轉出,致使本人近28年工資被停發,退休金無著落。

              據了解,金滿山為北京市人,1960年生人,1982年中國礦業大學畢業,今年61歲,已退休一年多。自1982年大學畢業即參加工作至2020年退休38年以來,一直是先后幾家國有企業正式職工。1986年11月,他從北京礦務局調入煤炭部規劃設計總院(現更名為中煤國際工程設計研究總院有限公司,簡稱中煤國際公司)勘測處工作,當時屬于國家事業編制在冊職工和工會會員。1988年7月煤炭部規劃設計總院更名為北京煤炭設計研究院(簡稱設計院),即為中煤國際公司前身。

              1999年3月1日,設計院向下屬部門下發了《關于李忠玉等十同志(包括金滿山)按自動離職處理的通知》,但并未通知金滿山本人。

              金滿山反映,他1992年10月被調入設計院新技術研究所,后又調任下屬北京大眾商朝經貿公司法人。在他正常工作期間,1999年3月1日,設計院向下屬部門下發了《關于李忠玉等十同志(包括我本人)按自動離職處理的通知》(簡稱“處理決定”)稱:十同志長期脫離單位,人教部幾次發通知請其辦理相應手續都遲遲不辦,對十同志按自動離職處理。

              但研究院在作出《處理決定》之前,并未按法律規定,征求金滿山本人、新研所以及工會的意見,也未進行調查核實,單方認定他“長期脫離單位”,并以此解除與他的勞動關系。另外,設計院在作出《處理決定》之后,至今也未按照法律規定將書面《處理決定》送達給金滿山,也未能按照規定向他出具《辭退證明書》等書面材料,導致他長期被“蒙在鼓里”,應有的“申辯”權利被非法剝奪,進而他的合法勞動權益長期得不到保障。

              1999年3月4日,設計院在發出上述“自動離職”通知后僅3天,即1999年3月4日,違規轉入北京市西城區勞動局。

              更有甚者,設計院明知拖欠金滿山的7年工資,惡意賴賬,在沒有解決勞動糾紛的情況下,隱瞞事實,規避問題,在1999年3月1日發出上述“自動離職”的《處理決定》通知后僅3天即1999年3月4日,就把金滿山的人事檔案在未通知本人的情況下,違規轉入北京市西城區勞動局,使金滿山的勞資關系更為復雜。

              設計院的這份這份《處理決定》和之后的惡意轉檔,導致金滿山從1982年參加工作至2020年退休長達38年的工齡被“清零”,干部身份從此不能恢復,從1992年10月至2020年2月退休前長達近28年的在崗工資被停發,退休后至今1年多的養老金也無著落,全家生活陷入窘境。

              設計院涉嫌打擊報復愛國人士。

              金滿山反映,他在設計院工作期間,單位為提高經濟效益,減少正式員工的比例,研究院下屬相關部門以聘用臨時工的方法,解決生產過程中臟活累活無人干的問題。例如,設計院勘測處工作艱苦,勞作人員被戲稱為“遠看逃荒的,近看要飯的,仔細看是搞勘探的”,招工很難。但這些以“兩勞”人員為主的臨聘社會人員,大多文化程度較低,素質較差,必須提高政治覺悟。

              以上兩圖為金滿山1995年組織“紀念抗戰勝利五十周年愛祖國、愛和平萬人萬米書畫長卷”活動時的部分情景。

              為此,金滿山克服困難,以開展愛國主義教育活動為抓手,經文化部等有關部門批準,多次組織了紀念抗戰勝利的愛國主義教育活動。其中,1995年組織的“紀念抗戰勝利五十周年愛祖國、愛和平萬人萬米書畫長卷”活動,得到了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廖漢生和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李德生等領導的高度評價,取得了很好的社會效果。

              這些活動,大大激發了大眾商朝經貿公司員工(設計院的臨時工)的愛國熱情和工作積極性,提高了設計院的經濟效益。但院個別領導受“中國崩潰論”思潮影響,擔心自己子女在國外生活受到影響,阻止開展活動,并對金滿山進行打擊報復,以他從未工作過的北京煤炭設計研究院赤峰郊區活性炭廠虧損180萬元為由,長年扣發他的工資。

              設計院對金滿山的種種做法涉嫌違反多項法規。

              為自身的不公遭遇,金滿山多次找設計院交涉,但現任領導均以“新官不理舊賬”為由推脫而拒之不見。無奈之下,他只有向法律求援。他認為:研究院將他按自動離職處理,檔案被擅自轉出,致使本人近28年工資被停發,38年工齡被“清零”,退休金無著落的做法,涉嫌違反了多項法規。

              一是設計院的《處理決定》,違反了國務院《企業職工獎懲條例》,應予以撤銷。

              1982年4月10日國務院公布了《企業職工獎懲條例》,本條例自公布之日起施行。該《條例》第十九條規定,給予職工行政處分和經濟處罰,必須弄清事實,取得證據,經過一定會議討論,征求工會意見,允許受處分者本人進行申辯,慎重決定。第二十條規定,職工受到行政處分、經濟處罰或者被除名,企業應當書面通知本人,并且記入本人檔案。

              顯然,設計院1999年在作出《處理決定》之前,未遵守法定程序,沒有按照該《條例》規定“必須弄清事實,取得證據”,更未允許金滿山“進行申辯”,最終導致本人的申辯權利被非法剝奪。

              二是違反了國務院《國營企業辭退違紀職工暫行規定》。

              1986年7月12日國務院發布《國營企業辭退違紀職工暫行規定》,該規定自1986年10月1日起施行。該《規定》第三條明確,企業辭退職工應當征求本企業工會的意見,并報企業主管部門和當地勞動人事部門備案;第四條規定,企業對被辭退的職工應當發給辭退證明書。

              顯然,設計院于1999年作出《處理決定》之前,沒有按照《暫行規定》第三條之規定“應當征求本企業工會的意見”;同時設計院在作出《處理決定》后,也沒有按照《暫行規定》第四條之規定“應當發給辭退證明書”。

              三是違反了《勞動合同法》。

              《勞動合同法》第四條明確規定:用人單位應當將直接涉及勞動者切身利益的規章制度和重大事項決定公示,或者告知勞動者。

              顯然,設計院1999年作出《處理決定》,解除了金滿山與該院的勞動關系,屬于“直接涉及勞動者切身利益的重大事項決定”,而設計院在《處理決定》后,并未將《處理決定》進行公示,也未告知本人,明顯違法。

              四是違反了原勞動部《關于通過新聞媒介通知職工回單位并對逾期不歸者按自動離職或曠工處理問題的復函》精神。

              勞動部1995年下發了《關于通過新聞媒介通知職工回單位并對逾期不歸者按自動離職或曠工處理問題的復函》(勞辦發[1995]179號)的相關規定。該《復函》明確,應遵循對職工負責的原則,以書面形式直接送達職工本人;本人不在的,交其同住成年親屬簽收,直接送達有困難的可以郵寄送達,只有在受送達職工下落不明,或者用上述送達方式無法送達的情況下,方可公告送達。在此基礎上,企業方可對曠工和違反規定的職工按上述法規做除名處理。能用直接送達或郵寄送達而未用,直接采用公告方式送達,視為無效。

              實際上,從1999年至今,設計院沒有采取以書面形式“直接送達本人”,或“親屬代簽”、“郵寄送達”、“公告送達”等任一有效方式,將《處理決定》送達金滿山,至今他也未收到《處理決定》,因此,根據勞動部《復函》內容,應認定該《處理決定》無效。

              金滿山認為,綜合前述三項法律法規及勞動部《復函》之規定,設計院1999年3月1日作出的《處理決定》,顯然違反了前述多項法律規定,系無效決定,應予以撤銷。進而,認定設計院的解除行為并未完成,金滿山與新研所簽訂的勞動合同有效,應得到法律保護。

              綜上,設計院的上述行為,存在多項程序違法,應撤銷其作出的《處理決定》,將金滿山的檔案調回原單位。

              未經本人同意,任何單位無權將員工檔案轉出轉入。

              北京社保部門表示,人事檔案作為記錄一個人的主要經歷,在個人轉正定級、工資發放、職稱申報等方面,具有無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應隨時伴隨本人終生。

              金滿山說,他于1992年10月從研究院勘測處調到該院新技術研究所,1993年5月,研究所讓其擔任下屬單位北京大眾商朝經貿公司法人、經理,同意他在院外租房辦公。研究院明知金滿山在正常工作,卻未經本人同意,1999年3月1日對他做出自動離職處理,并于3月4日將他的檔案調出。同年4月9日,在金滿山不知情下,西城勞動局接收了他的個人檔案。

              根據相關規定,任何單位(包括設計院)轉出職工檔案,需經本人簽字認可,本人不在也需直系親屬代簽,單位無權私自隨意轉出。檔案的轉存必須走公對公的流程,而西城區勞動局也未聯系本人,更未本人簽字,就隨意接收了他的檔案。因此,希望有關部門對于該問題及時糾正,恢復他的檔案關系。

              另外,經調查,1999年前后,60多人被設計院扣發工資或按自動離職處理,解除勞動關系,但這些人的檔案轉出后又被退回。他們在得知被解除勞動關系后,從2003開始陸續到國資委、國家信訪局等有關部門反映,2007年底發生群體信訪事件。2008年田會院長(中煤國際工程設計研究總院有限公司)集中解決了40多人的勞動關系,補發了被欠工資。后續院領導又陸續解決了一部分人的勞動關系。有的享受最低工資標準,有的在家待崗按月領工資,直至退休,也有的得到一次性補償。

              而金滿山的檔案由于被西城區勞動局接收等原因,單位以本人檔案已被轉走等為由,自1992年至2020年近28年,工資一直被停發,應有的社會保險也未與交納。

              綜上所述,權威司法人士戰飛揚律師認為,金滿山反映的問題,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在全面依法治國的今天,保護職工的合法權益,具有重要的意義。對金滿山反映的問題,建議有關部門予以重視,依據相關法規,給與徹查解決,以更好地維護社會穩定,提高民眾福祉,促進社會全面健康發展。

              此事已引發社會關注。何去何從,媒體將跟蹤報道。



              責任編輯:蔡媛媛
              相關新聞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新聞排行
              欧美人禽杂交狂配-XX00欧美极品少妇-欧美人禽杂交狂配-欧美人禽杂交狂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