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nzrhy"><acronym id="nzrhy"><input id="nzrhy"></input></acronym></rp>
        <s id="nzrhy"><object id="nzrhy"><cite id="nzrhy"></cite></object></s>
          1. <em id="nzrhy"></em>

            <th id="nzrhy"><track id="nzrhy"><dl id="nzrhy"></dl></track></th>
          2. <nobr id="nzrhy"><tr id="nzrhy"></tr></nobr>

              <tbody id="nzrhy"></tbody>
              <legend id="nzrhy"><center id="nzrhy"><dl id="nzrhy"></dl></center></legend>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北方企業新聞網> 物流>正文內容
              • 順豐同城獨而不立 3年虧損15.56億元
              • 2021年07月02日 來源:中國財經網

              提要:順豐2016年開始布局即時配送業務,2019年公司從順豐體系中獨立出來,此后兩年各拿到一輪融資,進入發展快車道。

              隨著順豐同城披露港股IPO招股書,順豐正式加入分拆上市大軍。

              順豐2016年開始布局即時配送業務,2019年公司從順豐體系中獨立出來,此后兩年各拿到一輪融資,進入發展快車道。

              在降價等策略推動下,公司業務量和收入大幅增長,但因為長期毛利率為負,且騎手成本等開支居高不下,導致公司長期不賺錢,2018年-2020年分別虧損3.28億元、4.70億元、7.58億元。

              當然,公司發展預期最大的影響因子,還是順豐的業務走向。順豐同城仍然重度依賴母公司的資源,同時,順豐的戰略選擇,還將左右順豐同城的應用場景選擇。

              順豐同城之后,順豐下一個擬分拆的板塊,是已經獨立融資的豐行智圖,還是近年勢頭正猛的供應鏈業務?這些動作,能否幫助順豐填平業績暴雷之后砸下的市值大坑?

              3年虧損15.56億元

              順豐分拆旗下業務上市吹了好幾次風,這回終于一錘定音。

              6月30日晚間,杭州順豐同城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順豐同城”)遞交IPO招股書,正式向港交所發起沖擊。

              當你在順豐下單,收件地址在同一個城市,平臺自動匹配的“同城急送”,就是順豐同城的核心業務之一。

              截至2021年5月31日,公司280萬名注冊騎手,累計服務于超過2000個品牌客戶、超過53萬名注冊商家以及1.26億個人注冊用戶。截止目前,公司的網絡覆蓋了中國超過1000個市縣,未來將加強對具有市場潛力的下沉市場的滲透。

              按照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12個月的訂單量計,公司已成長為中國規模最大的獨立第三方即時配送服務平臺。

              2018年-2020年,公司完成的訂單數分別為7980萬筆、2.11億筆、7.61億筆,復合年均增長率為208.7%,遠超行業同期增長率。

              同期,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9.93億元、21.07億元、48.43億元。這么算下來,公司平均每筆即時配送訂單的收入分別為大約12.45元、9.98元、6.37元,兩年時間接近腰斬。

              報告期內,公司的毛利一直處于虧損狀態,毛利潤分別為-2.31億元、-3.36億元、-1.89億元,毛利率分別為-23.29%、-15.96%、-3.89%。

              再扣除各項費用,順豐同城連年虧損。最近3年,公司凈利潤分別為-3.28億元、-4.70億元、-7.58億元,3年合計虧損15.56億元。

              公司最大的開支,在于騎手的人力外包成本,2018年-2020年分別為10.45億元、21.11億元、48.60億元。

              這3年,平均每個即時配送訂單,公司支付給騎手的酬勞大約為13.10元、10.00元、6.39元——難怪小哥們感嘆送快遞和外賣越來越不掙錢了。

              報告期內,公司努力讓毛利潤逼近盈虧線,但是,這3年的營業收入,均不及當年的騎手成本??磥?,公司想要整體實現盈利,還是道阻且長。

              為了做大業務規模,公司不僅降價服務,還推出賒銷政策。

              針對部分企業級客戶,公司授出15天-90天的信貸期,導致公司2018年-2020年的經營性應收賬款凈額分別為1.61億元、4.06億元、6.78億元,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100%、58.72%、62.41%。

              順豐同城獨而不立

              新零售和本地生活的發展,于2015年前后催生了即時配送,行業在2016年-2017年進入高速發展期,2018年之后逐漸走向成熟。

              2016年,順豐設立新部門,開展同城即時配送服務。3年后,該部門從順豐獨立,推出“順豐同城急送”品牌,2020年、2021年分別拿到賽富、鼎輝、君聯等機構的兩輪融資。

              相比于蜂鳥配送、美團專送、達達、點我達等即時配送玩家,順豐給自己貼出的最典型標簽是——獨立第三方。

              蜂鳥配送隸屬于餓了么,去年菜鳥驛站完成對點我達的全資收購,這兩家算是背靠阿里系的兄弟公司,美團外賣中分出來美團專送,達達則是京東系專門搞即時配送的平臺。

              其中,已上市的達達,正是順豐同城最主要的競爭對手之一。2020年,達達快送平臺訂單量達到11億單,全年總營收57億元,均領先于公司。不過,這個殺紅了眼的細分行業,同樣是“做得越多、虧得越多”,達達去年虧損17億元,虧損額遠超公司。

              順豐同城給自己貼上的“獨立第三方即時配送老大”標簽,其實,值得商榷。

              首先,與蜂鳥配送、美團專送、達達、點我達依靠母公司輸送業務類似,順豐同城的發展依賴于順豐系的基礎設施、品牌、流量等支持,其崛起,相對于真正獨立發展的閃送、UU跑腿等,還是要容易得多。

              順豐同城的發展受制于順豐這個主體的發展。但目前的現實是,盡管順豐通過價格戰擴大了業務量,但卻付出了盈利下滑的代價。這一輪快遞業價格戰已經出現退潮的信號,核心準備怎么走,同樣會影響到順豐同城這些旁支。

              其次,即時配送網絡作為基礎設施之一,在行業中成為一個獨立第三方,起碼在現階段而言,劣勢大于優勢。

              即時配送四大場景,餐飲外賣、同城零售、近場電商、近場服務,各家企業根據自己的特點,也算是各有側重。

              現階段占比最大的場景是餐飲外賣,未來發展空間最大的是零售和電商,偏偏這些細分市場,都是競爭對手們更貼近的。



              責任編輯:齊蒙
              相關新聞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新聞排行
              欧美人禽杂交狂配-XX00欧美极品少妇-欧美人禽杂交狂配-欧美人禽杂交狂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