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nzrhy"><acronym id="nzrhy"><input id="nzrhy"></input></acronym></rp>
        <s id="nzrhy"><object id="nzrhy"><cite id="nzrhy"></cite></object></s>
          1. <em id="nzrhy"></em>

            <th id="nzrhy"><track id="nzrhy"><dl id="nzrhy"></dl></track></th>
          2. <nobr id="nzrhy"><tr id="nzrhy"></tr></nobr>

              <tbody id="nzrhy"></tbody>
              <legend id="nzrhy"><center id="nzrhy"><dl id="nzrhy"></dl></center></legend>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北方企業新聞網> 企業要聞>正文內容
              • 巨虧115億元 區塊鏈龍頭爆雷
              • 2021年07月07日 來源:中新經緯

              提要:作為“區塊鏈”第一股,也是滬市唯一一家年報“難產”的上市公司,7月6日易見股份2020年年報正式出爐。不過,這份巨虧逾115億元的成績單太令投資者失望了。截至7月6日,易見股份的市值為66.56億元,也就是說,易見股份虧掉近兩個公司的市值。

              作為“區塊鏈”第一股,也是滬市唯一一家年報“難產”的上市公司,7月6日易見股份2020年年報正式出爐。不過,這份巨虧逾115億元的成績單太令投資者失望了。截至7月6日,易見股份的市值為66.56億元,也就是說,易見股份虧掉近兩個公司的市值。易見股份業績虧損背后,不僅有巨額損失追償、大額減值、資金占用、內控重大缺陷等問題,還存在公司高管集體辭職的情況。易見股份未來又將走向何方?

              虧掉近兩個公司市值

              易見股份“難產”的年報終于“姍姍來遲”。

              據易見股份的財報顯示,公司在2020年實現的營業收入約90.94億元,對應實現的歸屬凈利潤虧損約115.24億元,報告期內實現的扣非后凈利潤虧損約115.24億元。

              易見股份前身系禾嘉股份,于1997年6月26日在上交所上市。2015年8月禾嘉股份完成非公開發行股票,募集資金用于供應鏈管理及其相關的商業保理業務,2016年該公司將持有中汽成都配件有限公司100%的股權予以出售。2017年開始,禾嘉股份主營業務全部為供應鏈管理及商業保理,后更名為易見股份。

              目前易見股份的主要業務為供應鏈管理、商業保理以及數字科技服務。通過查詢易見股份上市后歷年的年報數據,這份巨虧超百億元的報表是易見股份交出的最差成績單。

              由于易見股份2020年度財務會計報告被天圓全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且公司2020年末經審計的凈資產為負值,易見股份在7月7日復牌后將披星戴帽,股票簡稱變更為“*ST易見”。

              作為昔日的區塊鏈龍頭,易見股份曾因主營業務中涉及區塊鏈業務遭遇多輪爆炒。據東方財富顯示,2019年11月4日易見股份還曾一度創出20.81元/股的高點。不過,自高點后,易見股份股價開始震蕩下行。停牌前即2021年4月30日,易見股份的收盤價為5.93元/股。據東方財富統計,易見股份停牌前收盤價已較2019年11月4日高點跌去68.66%。

              交易所監管工作函火速送達

              年報披露后,易見股份閃電收到上交所下發的監管工作函。

              從披露的信息來看,易見股份業績虧損主要系報告期內保理業務和供應鏈業務等計提大額減值損失合計118.85億元。

              對此,上交所要求易見股份及年審會計師應當全面自查計提大額減值的原因以及對應業務是否具備真實業務實質,大額減值是否涉及其他未披露的股東實質性資金占用情況,是否涉及以前年度會計差錯更正。

              審計報告還顯示,易見股份98.83億元應收保理款逾期、45.53億元預付賬款部分客戶未履行交貨義務、前控股股東云南九天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九天控股”)自查占用公司資金余額高達42.53億元。截至2020年末,易見股份歸屬于母公司股東權益-35.58億元,易見股份稱持續經營能力可能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上交所要求易見股份立即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充分評估現有資產質量和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盡快制定并推進應對方案,對相關款項有效催收、追償,盡可能減少公司損失,維護公司和全體股東的合法利益;易見股份及九天控股還應當盡快明確資金占用的具體情況、歸還安排、資產保障是否充足等,并自查出資金占用的責任人、資金去向,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違規擔保、資金占用、關聯交易等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內控審計報告顯示,易見股份保理業務、供應鏈業務和籌資業務管理中存在重大內控缺陷,主要涉及保理基礎資產審核控制存在缺陷、保理款項催收不及時、部分供應鏈業務未經適當審議以及籌資業務基礎資產不實。上交所要求易見股份嚴肅自查上述內控缺陷產生的原因、主要責任人,說明已采取的問責措施及擬采取的整改措施。

              負面消息不斷

              易見股份的負面消息遠不止于此。

              據悉,易見股份原定于2021年4月30日披露公司2020年年度報告以及2021年一季度報告,但由于公司多項會計科目函證回函比例較低,部分回函比例未達函證總金額20%,導致年度報告的審計工作進度未達預期,易見股份年報“難產”。

              5月18日,上交所就易見股份未在法定期限內披露2020年年度報告、2021年一季度報告的違規行為,對公司及全體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作出公開譴責的紀律處分決定。

              而在5月14日,易見股份還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另外,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自2021年以來,易見股份相繼發布10條關于公司高管辭職的公告。諸如易見股份董事會于2021年1月5日收到公司董事長闞友鋼的辭職書,因身體原因并經上級批準,闞友鋼向公司董事會申請辭去董事、董事長及戰略委員會主任委員、薪酬與考核委員會委員的職務。今年6月,易見股份董秘薛鵬則以個人原因辭去董秘的職務。

              針對當前困境下公司有何應對措施等問題,易見股份相關人士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公司披露的關于未彌補虧損達實收股本總額1/3的公告中,已經披露了大概五方面的措施,但具體的工作計劃還在安排,具體的事項也還需要向董秘或者證代這邊了解”。該人士還表示“目前董秘、證代都在開會,有什么消息再聯系”。

              據東方財富顯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易見股份股東人數有5.25萬戶。獨立經濟學家王赤坤認為,多重利空下,易見股份復牌后,公司股價、市值恐將面臨進一步縮水的情形。



              責任編輯:齊蒙
              新聞排行
              欧美人禽杂交狂配-XX00欧美极品少妇-欧美人禽杂交狂配-欧美人禽杂交狂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