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nzrhy"><acronym id="nzrhy"><input id="nzrhy"></input></acronym></rp>
        <s id="nzrhy"><object id="nzrhy"><cite id="nzrhy"></cite></object></s>
          1. <em id="nzrhy"></em>

            <th id="nzrhy"><track id="nzrhy"><dl id="nzrhy"></dl></track></th>
          2. <nobr id="nzrhy"><tr id="nzrhy"></tr></nobr>

              <tbody id="nzrhy"></tbody>
              <legend id="nzrhy"><center id="nzrhy"><dl id="nzrhy"></dl></center></legend>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北方企業新聞網> 評論觀察>正文內容
              • 茅臺集團營收凈利雙失速,腐敗高發控價失效,老本還能吃多久?
              • 2021年03月04日 來源:中國經濟網

              提要:近日,貴州茅臺母公司茅臺集團公布了去年營收情況,2020年茅臺集團營業收入、利潤總額分別增長13.7%和18.2%,結合上市公司貴州茅臺2020年業績數據來看,在過去一年里,兩家公司的收入增速均出現放緩趨勢。

              近日,貴州茅臺母公司茅臺集團公布了去年營收情況,2020年茅臺集團營業收入、利潤總額分別增長13.7%和18.2%,結合上市公司貴州茅臺2020年業績數據來看,在過去一年里,兩家公司的收入增速均出現放緩趨勢。

              事實上,茅臺集團每年85%的營收來自于貴州茅臺這一子公司,而貴州茅臺的營收又高度依賴茅臺酒這一單品,上述情況進一步加劇了茅臺集團營收的不穩定性,也令茅臺的產品結構、創新能力受到爭議。

              營收增長乏力的同時,茅臺集團也先后被曝出多位高管的貪腐案件,內部管控方面問題頻出。在過去一年中,已有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張家齊、茅臺學院黨委委員、副院長李明燦、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制酒六車間黨支部書記、副主任王俊相繼落馬。臨近年末,茅臺集團董事長高衛東又因“發言不慎”收到上交所監管函。

              截至3月1日收盤,貴州茅臺報收2158元/股,漲幅1.66%,市值較去年末的3.27萬億,蒸發了17.13%,在過去一周的累計跌幅達到13.71%。

              營收放緩,依賴單一產品

              近日,貴州日報發布《貴州省2020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執行情況與2021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草案的報告》顯示,2020年茅臺集團營業收入、利潤總額增長13.7%和18.2%,根據上述增速計算,2020年茅臺集團的總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達到了1140.52億元、543.72億元。

              茅臺集團涉足的產業包括白酒、保健酒、葡萄酒、金融、文化旅游、教育房地產及白酒上下游等,其中貴州茅臺股份有限公司為旗下核心企業,從營收情況來看,貴州茅臺也是茅臺集團收入的主要來源。

              根據貴州茅臺發布的業績報告,2020年度貴州茅臺預計實現營業總收入977億元左右,同比增長10%,預計實現凈利潤455億元左右,同比增長10%左右。也就是說,貴州茅臺為茅臺集團帶來了85%左右的營收,以及八成以上的利潤。不過僅從業績增速來看,貴州茅臺已經創下近五年來最低數值,這是否對總集團造成不利影響呢?

              通常情況下,越是依賴某一子公司的收入,收入的穩定性就越差,這一點在茅臺集團身上也有所體現。

              數據顯示,近三年以來,貴州茅臺營收和盈利增速都逐漸放緩。營業收入方面,增速由2017年的52.07%降至2019年的15.1%;凈利潤方面,增速由2017年的61.97%降至2019年的17.05%。受貴州茅臺的影響,茅臺集團收入增速也呈遞減態勢,2018年時,茅臺集團的營收和凈利潤增速還為31.27%、29.33%;而2019年時,營收和凈利潤增速已經分別減少至15.34%、19.54%。

              茅臺集團營收凈利雙失速,腐敗高發控價失效,老本還能吃多久?

              此外,貴州茅臺的營收高度依賴茅臺酒。2020年上半年,茅臺酒占據貴州茅臺主營收入的89.47%,是系列酒營收的8倍多。以名將酒、茅臺王子酒等系列酒銷售情況并不樂觀,外界有關茅臺”吃老本、產品單一”以及“缺乏其他爆款產品”的批評層出不窮。茅臺酒的銷量如何持續增長,如何推出受到市場認可的新品,都是貴州茅臺亟待解決的問題。

              高管接連落馬,經銷商被監管約談

              除了營收依賴單一產品的問題,近年來,茅臺集團多名管理人員相繼被查,高管腐敗窩案層出不窮,內部管控水平令人擔憂。AI財經社統計發現,去年以來,茅臺集團已有十余位高管接連落馬。

              屋漏偏逢連夜雨,上市公司貴州茅臺也因信披違規被上交所關注。

              2020年12月31日,貴州茅臺發布公告稱,因非法定信息披露渠道自行對外發布涉及公司經營的重要信息,貴州茅臺時任董事長高衛東被上交所予以監管關注。

              該公告稱,在2020年貴州茅臺醬香系列酒全國經銷商聯誼會上,董事長高衛東表示,公司2020年預計可完成醬香系列酒銷量2.95萬噸,實現含稅銷售額106億元,同比增長4%,引發媒體及投資者的廣泛關注。上交所監管部門認為,高衛東的上述行為違反了《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的相關規定,決定對高衛東予以監管關注。

              無獨有偶,董事長高衛東收上交所監管函當日,貴州茅臺戰略管理部一級管理員張連釗被曝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經貴州省紀委省監委指定管轄,目前正接受黔東南州紀委州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過去一年來,茅臺酒因售價畸高、一瓶難求,黃牛橫行,屢屢登上熱搜,這也令茅臺酒的市場形象大打折扣。

              盡管茅臺多次出臺控價措施,但仍然收效甚微,黃牛黨反而愈發瘋狂。一些黃牛通過購買茅臺紙箱,將散瓶酒變成原箱酒,以進一步抬高單瓶茅臺的身價,在巨大的利益誘惑下,一個通常售價3元錢的茅臺紙箱被爆炒至500元。

              由于加價現象屢禁不止,日前茅臺經銷商被市場監管部門約談。2月5日,鄭州市監管部門已著手整治茅臺市場,約談全市茅臺酒經銷商,并簽訂承諾書,要求以1499元一瓶的價格出售,此外還要求經銷商不設門檻、不留庫存、有貨即售、應售盡售,以實際行動維護53度飛天茅臺酒的價格穩定。



              責任編輯:齊蒙
              新聞排行
              欧美人禽杂交狂配-XX00欧美极品少妇-欧美人禽杂交狂配-欧美人禽杂交狂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