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nzrhy"><acronym id="nzrhy"><input id="nzrhy"></input></acronym></rp>
        <s id="nzrhy"><object id="nzrhy"><cite id="nzrhy"></cite></object></s>
          1. <em id="nzrhy"></em>

            <th id="nzrhy"><track id="nzrhy"><dl id="nzrhy"></dl></track></th>
          2. <nobr id="nzrhy"><tr id="nzrhy"></tr></nobr>

              <tbody id="nzrhy"></tbody>
              <legend id="nzrhy"><center id="nzrhy"><dl id="nzrhy"></dl></center></legend>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北方企業新聞網> 傳媒>正文內容
              • 楊紫吸金能力變弱?歡瑞世紀劇集"顆粒無收"營收為負
              • 2020年08月31日 來源:中國經濟網

              提要:8月27日晚,歡瑞發布2020年半年報。數據顯示,上半年歡瑞世紀營業收入僅0.25億元,同比下滑76.8%,凈利潤虧損1.23億元,去年同期盈利0.18億元。公司影視劇及藝人經紀兩大板塊繼續萎縮,近期還和另一家傳媒上市公司新文化打起了官司。

              《琉璃》正在熱播,背后的出品方歡瑞世紀卻交出了一份難看的半年報。

              8月27日晚,歡瑞發布2020年半年報。數據顯示,上半年歡瑞世紀營業收入僅0.25億元,同比下滑76.8%,凈利潤虧損1.23億元,去年同期盈利0.18億元。公司影視劇及藝人經紀兩大板塊繼續萎縮,近期還和另一家傳媒上市公司新文化打起了官司。

              影視劇及衍生品營業收入為負 楊紫吸金能力變弱

              歡瑞世紀是業內知名的影視劇制作、發行、投資公司,曾出品《古劍奇譚》《青云志》《大唐榮耀》等多部知名影視劇。受“限古令”影響,歡瑞世紀近年來劇集售賣壓力劇增,積壓的多部影視劇如《山河月明》《天下長安》等都未能順利播出。

              雖然在2020年上半年《秋蟬》《琉璃》《錦衣之下》紛紛熱播,但作為播映權收入提前確認的影視從業者,歡瑞世紀熱鬧表象下,卻是一團亂麻。影視劇銷售不順暢、藝人經紀業務也繼續萎縮中。

              半年報顯示,2020年上半年歡瑞世紀來自影視劇及衍生品的營業收入為-654.9萬元,同比減少119.41%,藝人經紀業務營業收入為3188.8萬元,同比減少57.74%,藝人經紀的毛利率對比去年同期下降5.85個百分點,為89.63%。

              來源:2020年中報

              歡瑞在解釋總營業收入對比去年同期下降76.8%時稱,主要營業收入為藝人收入,因項目周期原因無影視劇收入確認,造成報告期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從這個解釋可以推測,歡瑞實際上半年影視劇售賣近乎“顆粒無收”,但公司并未單獨解釋為何影視劇及衍生品營業收入為負。

              此前,歡瑞2017年報曾因電影及衍生品業務營業收入為負遭到交易所問詢,彼時公司解釋稱主要是因為電影《怦然星動》從發行人應分回的發行收入分成調減所致,歡瑞稱,2016年確認的電影發行分成收入是按發行人當年提供的收入分成表來確認的,2017年發行人根據最新的市場情況提供了新的收入分成表,其表上顯示的分成金額減少,公司相應地沖回了多計的電影分成收入。

              2020年上半年播出的《錦衣之下》《秋蟬》等劇均在2018年已確認收入,2018年年報顯示,當年公司收入前五名的影視劇分別為《聽雪樓》《盜墓筆記2》《秋蟬》《封神之天啟》《錦衣之下》。不知本報告期影視劇及衍生品業務營業收入為負,是否與三部熱播的劇集收入調減有關。

              從過往數據來看,歡瑞售賣影視劇的窘境已在2019年暴露無遺。2016年-2018年,電視劇收入占比尚為95.51%、91.24%、83.86%,2019年上半年藝人經紀占比突然增至69.1%,并非公司簽約藝人突然身價暴漲,而是因為當期電視劇及衍生品收入突然降至0.34億元,對比去年同期暴跌82.04%。

              而雪上加霜的是,到了2020年上半年,歡瑞的藝人經紀業務貢獻的營收同樣驟降,兩大支柱業務同時萎縮,從而交出了一份難看的半年報答卷。

              對比2019年和2020年半年報主營業務收入前五名的情況,藝人一(推測為楊紫)的“吸金能力”有所下滑,2019年上半年為3518.7萬元,占半年營收的32.22%,2020年為1429.7萬元,占比升至56.42%。

              來源:2020年中報

              昔日好兄弟對簿公堂 《封神之天啟》面臨被退片風險

              歡瑞為受“限古令”影響最大的影視劇公司之一,旗下以《天下長安》為代表多部電視劇遲遲未能排播 ,更為麻煩的是,另一部積壓的電視劇《封神之天啟》還產生了訴訟糾紛。

              2020年6月17日,另一家影視行業上市公司新文化對歡瑞就履行《電視劇<封神之天啟>聯合投資攝制合同書》產生的糾紛向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涉案金額約1.47億元(不包括違約金及其利息)。

              開庭當日歡瑞就糾紛對新文化提出反訴申請。

              2016年8月16日,新文化與歡瑞簽訂電視劇《封神之天啟》聯合投資攝制合同書,新文化認為,《封神之天啟》由歡瑞負責發行,如果歡瑞在約定期限達不到保底發行價的目標,則歡瑞應該按照協議約定的價格,向新文化購買《封神之天啟》3年發行權。歡瑞在約定期限內未達到保底發行價目標,并且在2020年4月要求解除保底發行合同對原被告雙方的法律效力,且要求新文化退回已分配發行款,新文化方認為,歡瑞這一行為已構成明示違約,因此要求歡瑞支付電視劇發行權購買款1.45億元,并支付違約金及律師費。

              歡瑞反訴申請的理由則為,《封神之天啟》由新文化提供劇本,且違反法律法規政策概由新文化自行負責解決。因此《封神之天啟》無法播出造成歡瑞的損失應該由新文化承擔,歡瑞請求法院判令解除發行保底及發行回購約定,并要求新文化返還款項2772萬元,賠償投資損失1.15億元。

              據公開信息,本案將于2020年9月15日再次開庭。

              蛛絲馬跡表明,《封神之天啟》無法播出,主要受法律法規政策限制。資料顯示,《封神之天啟》拍攝時間為2017年9月~2018年2月,積壓已超過2年。該劇講述了姬發與殷郊在隨帝辛攻打九部落的過程中,意外救下九部落公主靈堯的故事。

              2019年年報中歡瑞稱,截至年報披露日,《封神之天啟》尚無明確的播出安排。按照售賣合同的約定,若截至2020年10月31日,《封神之天啟》仍無法上線播出,騰訊視頻有權利退片。2019年歡瑞就《封神之天啟》退片和播出概率計算確認壞賬比率52%。

              新文化和歡瑞從昔日的合作伙伴反目成仇,對薄公堂,一定程度上是因為疫情之下兩兄弟的日子都不太好過。新文化此前也發布了2020年半年報,公司上半年營業收入2.14億元,同比下降21.59%,凈利潤虧損0.98億元,同比下降289.01%。

              新文化和歡瑞2019年分別巨虧9.48億元和5.51億元,對于歡瑞來說,若2020年無法扭虧,則將在2021年被ST。




              責任編輯:齊蒙
              新聞排行
              欧美人禽杂交狂配-XX00欧美极品少妇-欧美人禽杂交狂配-欧美人禽杂交狂配